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本帖最後由 Theo 於 9-25-2009 11:24 編輯

但係但係但係
不是有那句什麼「不思量,自難忘」嗎?只又未到無處話淒涼而已!

都是講笑,事情既然弄清楚了大家都安心,不要計較誰錯了。讓我們也學習一下羅老師的厚道吧!
情深不壽,慧極必傷!
人算不如天算,因為人算算吓就會唔知點算!
讓大家等了又等,羅量才現身,皆因今周死線又到,備課趕稿不可以等。
「羅量又錯」,確是激心。羅量傷透愛面子,有人批評,是會不開心。但念起不住,閃過就算,千祈唔好有執心。
羅量做過編輯,知道錯一個字都唔可 ...
日一里 發表於 9-18-2009 10:20
老師,剛看到南懷瑾老師的"易經繫傳別講"所說到"辨吉凶者存乎辭,憂悔吝者存乎介",南老師解說"當遇到憂.悔.吝的時侯,只要行得正,行得直,一切作正念,最好的存心," 就算遇到煩事時,"自然也會逄凶化吉了".
呢件事令我對這2句有所體會了.
其實我覺得好用過黃色那一本。
让我再说说一些推历有关的问题吧。
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编算万年历,有的时候编算一百年、有的时候编算两百年,就好像《大众万年历》,是从1901年到2100年,就算他们是在1949年后编算的,无论是在哪一年编算,对未来的年份,也真的只能是推算,而且推算的年份越远,误差就越大。道理很简单,因为编算所用的公式,是基于已经出现的天文现象,如过去的太阳缠度,建立数学模型,然后用之预测将来会发生的事情,如太阳何时在何位置;所以历法并不是可以用一组既定的公式来计算,而是须要反复用日后的实际数据来验证这组公式,修改这组公式,使之更能准确地推算将来所须的历法。这个不断自我完善的过程,就会出现不同编算的年份对未来年份的参数提出不同的数据。
在历法计算中,有一个很重要的参数,天文学家称之为 delta T,这个参数也只能通过实际观察、测量才能决定,而且是通过IAU (国际天文联会)定期地提供一个最新的 delta T 数据,来修订历法计算上用的公式。南京紫金山天文台每年都会出版一本当年的天文年表 Ephemeris(售价约港币二百圆,而且数量有限),当中就有天文学上最新的参数和有关的公式。当然,这份天文年表不可能是一般的江湖术士可以消化的了。假如他们能明白历法是会、和须要不断更新的话,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。
这也引出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:既然中国术数与历法有那么密切的关系,历法又须要不断演变,有关的术数又是否须要不断的演变呢?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貴在肯思考
79# jchiu
看了趙 sir 所說的有關推曆的問題,才知推算曆法是件不簡單的事情,謝謝!

我認同赤兄的講法,隨著曆法在變,時代在變,術數也應該有所變。
鏡移影消轉,前影不隨留,心如鏡般明,便是當下時 ~
返回列表